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国际

美国四胞胎兄弟被哈佛耶鲁等多所名校录取

扎克(左)、亚伦、奈杰尔和尼克·韦德在拉科塔东高中。

Greg Lynch/The Journal-News, via Associated Press

扎克(左)、亚伦、奈杰尔和尼克·韦德在拉科塔东高中。

写一写身为四胞胎之一的体验,这是尼克·韦德(Nick Wade)的点子。他去了一个名叫“大学机密”(College Confidential)的大学咨询网站,在一个关于大学入学论文的聊天室里问其他人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大学申请论文顾问克里斯托弗·亨特(Christopher Hunt)注意到这个问题,他的回答基本上是:“这还用说吗。”亨特以前是记者,现居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他还有一些建议。“我说,‘是的,这很好,但是你不能只是说,“哦,天哪,我是四胞胎中的一个。”你要告诉读者这如何影响了你的生活。”

于是尼克就这么做了。他的兄弟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他们已经得到回报。

在辛辛那提郊区读高中的四兄弟目前都被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及其他顶尖学校录取。

韦德四胞胎花了很多时间努力建立个人身份。但是到了申请大学的时候,他们采取了另一种做法:一揽子协定。他们经过短暂的考虑,决定提交一份联合申请论文,并决定每个人写其中的一篇文章,详细描写自己的体验,作为其中的四分之一。

这是聪明的一招,四兄弟的文章可以单独阅读,但它们是应该放在一起读的,就像四块拼图。每件作品都很精彩,有自己的吸引力,但是放在一起会更好,所有地方的大学生招生负责人似乎都同意这一点,不愿意把它们拆开。

尼克文章的开头是:“‘韦德。韦德。韦德。韦德,’我的橄榄球教练喊道,他以惊人的速度点着名。‘到,’我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亚伦(Aaron)的开头:“怎么了,奈杰尔(Nigel)?”老师说。我低下头,瞥了眼奈杰尔的空桌子。”即使四个男孩看起来不一样,这篇文章说,但是对于老师们来说,“我们就是四个分享同一张脸的男孩。”

奈杰尔的开头是:“0.00000125%。这是母亲生下四胞胎的几率。100%。是这个女人走向我和兄弟们时,我觉得自己是害群之马的几率。”

最后,扎克(Zach)的文章开头是:“‘把你的衬衫换了,’我说。”(他和亚伦吃早餐时穿得一模一样。)

这不是一个很容易实现的平衡,亚伦说,他是一个拥有绝对音高的音乐人,想要学习人工智能。“我们的做法是,先建立作为四胞胎之一的个人身份,然后建立四胞胎之外的身份,”他说 “我认为这真正增进了人们对我们的理解。我们个人的抱负和目标在其中也发挥了作用,就这样,我们既是独立的个体,也是四胞胎中的一员。”

韦德四胞胎是所谓“生育治疗宝宝”,母亲通过不孕不育治疗受孕,目前大学入学年龄的人口中,这个群体在不断增长。所以招生人员可能很快会对大量涉及多胞胎的入学申请文章见怪不怪。但是目前,它仍然是一种新鲜事物,在韦德兄弟的例子中,他们获得成功既因为他们是四胞胎,也是因为父母努力培养了四个非常优秀的男孩。

男孩们说,他们的优秀绝非偶然。小时候他们的父亲、通用电气的软件工程师达林·韦德(Darrin Wade)会惩罚说谎之类的违规行为,罚他们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并且绕着街区跑步。他们的母亲基姆(Kim)是学校校长,两人会教儿子们做填字游戏,背诵数学口诀表,让他们从小就在家里写读书报告。

韦德描述自己养育孩子的哲学是:“没有圣诞老人,但是有上帝”,这似乎等同于这样一种想法:生活中没有什么是免费的,但是你可以因为辛勤工作和善行而获得回报。

韦德夫妇是在杰克逊州立大学(Jackson State University)的数学课上认识的,那是两人的故乡密西西比州一个历史悠久的黑人大学。韦德说,杰克逊州立大学会为他们的四个孩子提供奖学金,但儿子们有不同的想法。

韦德兄弟们并没有想到他们的申请会如此顺利。他们都说,那么多学校接受了他们的申请,这令他们感到震惊,特别是常春藤盟校。

这些年轻人尽可能多地递交了申请——尼古拉斯和亚伦申请了约20所学校,另外两人申请了十几所——因为他们试图获得最好的助学金方案。同时送四个孩子上大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是像他们这样的上中产阶级家庭。

到目前为止,他们说耶鲁已经给了他们最好的助学金协议,而且学校非常积极地在争取他们,出机票请他们去纽黑文参观校园,在申请被接受之前他们是出不起那样一笔钱的。(耶鲁在2010年接受了另外一个非裔美国四胞胎,他们是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孩。)

但是,他们不确定耶鲁的提议是否会是一揽子协议,不知道如果亚伦不进入耶鲁,到别处去上学,是否会损害这个协议。亚伦目前正在考虑,他最想去的学校是斯坦福,而且也已经被该校录取了。

“他们有个专业叫做‘符号系统’,”亚伦说。“我想研究人工智能。我喜欢他们有这样庞大的跨学科关注——计算机科学、认知科学、语言学、哲学、数学——我就是喜欢所有这些想法搅在一起。”

奈杰尔希望研究神经科学,他已经被列入等待名单,扎克想读化学工程,但被斯坦福大学拒绝了,所以,或许这在他们的生活中是第一次,他们中的一个人与其他人的利益相抵触。亚伦被俄亥俄州立大学、迈阿密大学(这座学校被称为俄亥俄州的“公立常春藤”学校)、凯斯西储大学、杰克逊州立大学、布朗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范德比尔特大学、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伯克利分校、密歇根州立大学录取(这只是名单的一部分),被西北大学和杜兰大学拒绝。

未来的外交官尼克是唯一一个未被任何大学拒绝或被列入等待名单的人。他笑着说,他在学术上的准备是最少的,但他认为,是国务院颁发给他的赴摩洛哥奖学金打动了招生人员。那是他第一次出国旅行。他说他学了阿拉伯语,经常有人叫他“奥巴马”。

哈佛的一位发言人说,它没有倾向于招收哪一名兄弟。耶鲁拒绝了置评请求。

兄弟们要求不透露他们的学习成绩的准确细节。但他们说,他们都在毕业班中排名前10%。音乐人亚伦说,他是班上排名前25的学生之一,他们的ACT分数在第94到99百分位之间。

他们的父亲被大家叫做“四胞胎老爸”,他说孩子们的成功并不是什么大秘密:“平庸是不可接受的。”

翻译:晋其角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