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美国

为什么新闻业的明星体系造就了这群恶霸?

对他们所在的电视网来说,马特·劳尔这样的明星就是金山银山,他们讲故事的才能与他们吸引观众的能力不相上下。

Karsten Mor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他们所在的电视网来说,马特·劳尔这样的明星就是金山银山,他们讲故事的才能与他们吸引观众的能力不相上下。

NBC新闻的马特·劳尔(Matt Lauer)曾经扮演着随和父亲的角色,你可以依赖他,他很有趣,必要的时候,他也可以很严肃。

公共广播电台的加里森·基勒(Garrison Keillor)则像个古怪的叔叔,他能飞快地编出一个故事,讲一个老掉牙的笑话,甚至能编一首歌,如果你仔细听的话,歌词很有寓意。

曾供职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和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的查理·罗斯(Charlie Rose)是一位举止儒雅、爱问这问那的主持人,成长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卑微出身给他的曼哈顿式精致打下基石。

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比尔·奥莱利(Bill O’Reilly)——怎么说呢?半个街区的人都知道,他是那一带的恶霸。但是如果你和他在一起,你会信赖他。他一直照顾你,支持你——他每晚都会这样提醒你。

这些媒体名人非常适合他们多年来扮演的角色,那些角色不仅让他们在广播界获得了声望,而且还把他们带到了全国政治讨论的前沿。

现在,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陷入了针对他们不当性行为的指控——最新的是周三针对劳尔和基勒的指控。他们突然间失去了声望,他们在电视上扮演的角色的外衣被剥去了,在这个过程中,旧电视新闻的父权制大厦正在倒塌。

对他们所在的电视网来说,这些明星就是金山银山,他们讲故事的才能与他们吸引观众的能力不相上下。他们的薪水也反映出他们对老板的预算有多么重要。劳尔和奥莱利各自的年薪都在2000万美元以上。

由于在他们身上的巨大投资,电视网有足够的理由去无视对他们不当行为的指控。现在,NBC和CBS和之前的福克斯新闻一样,面临着这样的质疑:他们的管理系统哪里出了问题——肯定是有问题——允许这种令人作呕的行为无人处理,导致罪行多年来多次重演。

在新闻行业,这些人的报应可能来得太晚了,但媒体机构毫无疑问正在领导这个国家对他们的惩罚。

这才是电视网本就该采取的做法:毕竟,它的主要产品是诚信,就电视网而言,诚信的代言人就是坐在主播台后面的人。一旦失去观众的信任,整个企业就会崩溃。

周三,特朗普总统在Twitter上发了一条消息,其中一部分是:“哇,马特·劳尔刚被NBC解雇了”——这似乎表明,总统明白了当下的趋势。但他很快又转向了自己最喜欢的消遣:贬低新闻业。他接着写道:“但是,NBC和康卡斯特(Comcast)的高管们什么时候才会因发布那么多假新闻被解雇啊。”

在发这条前不久,特朗普还对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罗伊·摩尔(Roy Moore)表示支持。据《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一篇详细调查报道称,摩尔被指控在30多岁时,对多名十几岁的女孩进行性冒犯(其中一次实施了性侵)。

当然,有十位女性对特朗普提出了指控。2005年,特朗普在《走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节目上亮相时,因“麦克风没关”被曝出吹嘘自己利用明星身份对多名女性做出性冒犯。

在专栏文章和有线新闻中,进步派评论员在质疑,为什么电视名人、新闻媒体高管和好莱坞重量级人物会因此失去工作,而面临类似指控的政客们——包括民主党的阿尔·弗兰肯(Al Franken)小约翰·科尼尔斯(John Conyers Jr.)——依然能守住高薪职位。

不过,这两个圈子有不同的问责机制:只要一名政客的核心支持者依然站在他这边,有足够多的人投票支持他,那么他就不会被从公共舞台上赶下去。

而记者和新闻媒体高管必须回应他们的观众——劳尔和罗斯主持的早间节目的观众大多数是女性。他们还必须考虑股东、广告商、员工和同事,而他们的员工和同事正是积极挖掘这些故事的人。

周三,在CNN《美国国情》(State of the Union)节目中与杰克·塔珀(Jake Tapper)合作的制作人特迪·戴维斯(Teddy Davis)被解雇,因为他被指控在工作场所有过不当行为。政治评论员、作家兼记者马克·哈尔佩林(Mark Halperin)失去了他在MSNBC的工作,因为他被指控在ABC工作时,对下属做出性冒犯和性侵犯。他还失去了一份报酬丰厚的图书合同以及他在Showtime频道的政治纪录片《马戏团》(The Circus)中的位置。此外,《纽约时报》暂停了白宫记者格伦·思拉什(Glenn Thrush)的职务;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解雇了两名高级新闻编辑,一个是前时报记者迈克尔·奥雷斯克斯(Michael Oreskes),另一个是大卫·斯威尼(David Sweeney),因为这两个人也受到类似指控。

重要的全国新闻主持人能够影响数百万人,劳尔和罗斯处在不同的领域。主播即权威的概念从一开始就有问题,它可以追溯到前女权主义时代的爱德华·R·默罗(Edward R. Murrow)和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等固执的男性原型。不过,新闻机构对明星的依赖依然达到了病态的程度。在这一点上,他们与好莱坞制片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后者的主要关注点是能否在周末首映时大卖。

主播们的地位非常高,他们不仅拥有丰厚的报酬,而且最终在自己的组织内部拥有了很大的权力。据对他们的指控称,他们把这种权力用到了一些下属身上,就像劳尔的指控者在接受时报采访时说的,她们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拒绝,也不能对高层讲述自己的遭遇。

电视网的责任要更大一些,因为是它们花了很大力气把那些主播塑造成了高于现实——也因此与现实不符——的角色。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