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美国

特朗普开启亚洲行,随行人员安排暗藏玄机

周五,空军一号起飞前,特朗普总统与记者讲交谈。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周五,空军一号起飞前,特朗普总统与记者讲交谈。

东京——特朗普总统周日开始了他为期12天的亚洲之行,虽然他把强硬的贸易政策放在议程的中心地位,但特朗普却把自己两名最资深的经济顾问留在了国内,而且白宫经济学家也未随行,后者的反华态度对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思考有很大的启发。

特朗普也没有带女儿伊万卡(Ivanka),今年7月,伊万卡曾陪同特朗普出席在德国举行的峰会,在有其他世界领导人参加的一次会上,伊万卡坐在了留给特朗普的空椅子上,引起人们侧目。她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对华政策曾是库什纳负责的事务之一,他将在特朗普总统访问北京后返回华盛顿。

  • 查看大图 九月,库什纳和伊万卡夫妇。他们基本上将缺席特朗普此次亚洲行。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九月,库什纳和伊万卡夫妇。他们基本上将缺席特朗普此次亚洲行。

  • 查看大图 七月,在德国举行的G20峰会上,国务卿蒂勒森(左)、财政部长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努钦此次并未随同特朗普出访,但其他人将至少部分陪同总统的这次亚洲之旅。

    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七月,在德国举行的G20峰会上,国务卿蒂勒森(左)、财政部长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努钦此次并未随同特朗普出访,但其他人将至少部分陪同总统的这次亚洲之旅。

为总统每次主要出行配随行人员都是一次有时神秘的内部政治活动,白宫需要分配“空军一号”上人们渴望得到的座位。但特朗普政府为此次行程配的随行人员正引一些人的特别关注,他们试图从中找到谁吃香、谁不吃香的线索,以及总统想向盟友和对手传递什么信息。

在有些情况下,政府配备随行人员的决定直接由国内的政治决定。白宫官员说,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D·科恩(Gary d . Cohn)都需要留在华盛顿,在国会为特朗普提议的税制改革进行游说。

这些官员说,伊万卡·特朗普也被拉进了有计划的减税活动,此前她曾在为自己偏爱的问题,也就是增加赡养子女的税收抵免进行游说,她的有效性出乎官员们的意料。

但是,伊万卡不参加此次旅行也排除了人们对她的服装系列不受欢迎的关注,她的服装系列是在中国工厂生产的,活动人士说,这些工厂的情况不符合她一直宣扬的赋予妇女权力的信息,她最近一次做这种宣扬是上周五在东京(她在特朗普到来之前已返回华盛顿)。

近几个月来,库什纳在中国政策上的角色也受到了类似的限制。今年4月,特朗普在自己位于佛罗里达的马阿拉歌庄园,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首次面对面的会晤,库什纳在这个过程中起过关键作用,他通过中国驻华盛顿大使崔天凯的一条秘密渠道安排了会晤。

但从那以后,库什纳一直在对华问题上保持低调,官员说,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一些担忧,关系到他吸引中国投资者参与他家在纽约的房地产企业的努力,以及他的妹妹通过一个向外国投资者提供成为美国公民途径的签证项目吸引中国资金的活动。

政府没有安排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随行的决定似乎更多考虑的是象征意义,而不是礼节。

作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White House National Trade Council)的负责人,纳瓦罗不会在总统亚洲之行代表团上自动获得席位。但与任何其他白宫官员相比,纳瓦罗被认为在贸易问题上所持的反华立场最严重。他关于美国与北京的贸易关系的尖锐著述——他的一本书的名字是《致死中国》(Death by China)——为他赢得了特朗普的注意和一份政府工作。

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纳瓦罗的盟友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曾游说让纳瓦罗随行。班农曾对同事们说,把纳瓦罗留在国内将削弱总统在贸易问题上要以强硬信息面对中国的言论。

这也许正是问题的关键。特朗普的幕僚长约翰·F·凯利(John F. Kelly)对白宫人事进行了调整之后,纳瓦罗现在向科恩报告。科恩曾担任高盛(Goldman Sachs)的高管,他对班农和纳瓦罗倡导的最激进的贸易保护主义举措持反对态度。

虽然白宫一直表示要在贸易问题上向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施压,但在这次访问中,白宫不会要求中国采取任何重大步骤。政府官员说,白宫在寻求贸易关系上更多的大规模改变时,希望避免接受渐进的措施。

一些前官员对此感到失望,他们说,特朗普不用总统访问的机会设法从中国人那里得到有意义贸易改革措施,是一种浪费。特朗普总统带了29位公司首席执行官去北京,白宫似乎满足于展示一份给美国工业界带来几个数十亿美元贸易的清单。

“如果这是政策决定,那似乎是错失良机,”曾在峰会上为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担任经济向导的丹尼尔·M·普莱斯(Daniel M. Price)说。“我想不起来在总统出访中,没有把宣布交易与争取到额外的市场准入改革结合起来的时候。”

不过,把有争议的人物排除在白宫随行人员之外的做法有着悠久的历史。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曾不让外交官理查德·C·霍尔布鲁克(Richard C. Holbrooke)参加在与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会晤,因为布热津斯基担心霍尔布鲁克的强硬风格会让邓小平不高兴。

特朗普带了他的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E·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出访。不过,官员们说,罗斯将只参加北京的行程,罗斯在中国贸易问题上的历史更模棱两可。

尽管罗斯曾敦促美国在钢铁进口上对从韩国、到墨西哥、到德国的一系列国家采取强硬立场,但他去年夏天曾试图与中国达成一项协议,让中国自愿降低自己的钢铁产能。罗斯向特朗普提交这项协议时,特朗普愤怒地将其否决了,特朗普说,他要对向美国出口钢铁的国家征收关税。

然而,特朗普此行将有一整套国家安全顾问班底陪同。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将陪同总统前往每一站,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中将(Lt. Gen. H. R. McMaster)也将全程陪同。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这表明白宫要在寻找对朝鲜施加区域性压力上做出更大的努力,以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而不是要对亚洲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进行全面改革。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