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科技

苹果拒绝破解加州枪案袭击者手机

加州法官下令要求苹果公司解锁加州枪案袭击者使用过的iPhone ,数小时后,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发布了一封致消费者的信。发生在圣贝纳迪诺的枪击案共造成14人遇难。

Jeff Chiu/Associated Press

加州法官下令要求苹果公司解锁加州枪案袭击者使用过的iPhone ,数小时后,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发布了一封致消费者的信。发生在圣贝纳迪诺的枪击案共造成14人遇难。

旧金山——苹果公司本周三表示,反对和质疑联邦法院要求其帮助联邦调查局(FBI)解锁一部iPhone的命令。去年12月,两名袭击者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杀害了14人,其中一个袭击者曾使用过这部手机。

本周二,加州中央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谢莉·皮姆(Sheri Pym)命令苹果绕过赛义德·里兹万·法鲁克(Syed Rizwan Farook)用过的iPhone 5C的安全功能。法鲁克和他的妻子塔什芬·马利克(Tashfeen Malik)袭击了他同事举办的节日聚会,之后双双被警方击毙。

  • 查看大图 苹果等科技公司表示,如果在自己的产品中为美国政府的调查人员构建一个“后门”,就可能也会被中国、伊朗、俄罗斯或朝鲜的黑客所利用。

    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苹果等科技公司表示,如果在自己的产品中为美国政府的调查人员构建一个“后门”,就可能也会被中国、伊朗、俄罗斯或朝鲜的黑客所利用。

皮姆法官命令苹果公司构建专门的软件,充当解锁该手机的万能钥匙。

但数小时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莫西·D·库克(Timothy D. Cook)发表声明,宣布拒绝遵行这道命令,该公司和执法部门之间的法律对抗就此形成。一方面苹果表示要努力保护客户隐私,另一方面,执法部门宣称新的加密技术削弱了他们预防和打击犯罪的能力。

在声明中,库克称法院的这道命令是联邦政府“史无前例的一步”。“我们反对这道命令,因为它牵涉的含义远远超出了眼前这个法律案例的范畴,”他写道。

当被问及苹果的抗命时,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援引了加利福尼亚中央区联邦检察官艾琳·M·德克尔(Eileen M. Decker)的声明:“我们已经向受害者及其家属作出庄严承诺,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和证据。这是受害者和家属理应获得的对待。”

联邦调查局说,他们的专家无法获取法鲁克iPhone上的数据,只有苹果才有办法绕过它的安全功能。联邦调查局专家们表示,根据这种手机的安全功能,如果10次尝试输入密码失败,就可能会永久失去手机上的数据。

司法部已拿到了针对这部手机的搜查令,作为机主,法鲁克的前雇主圣贝纳迪诺县公共卫生署同意对其进行检查。

由于苹果公司拒绝自愿提供手机加密技术的“钥匙”,联邦检察官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让法官迫使苹果提供援助。

库克说,这道命令相当于要求他们构建一个“后门”,绕过苹果强大的加密系统——“我们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东西,我们认为构建出这样的东西太过危险。”

2014年,苹果和谷歌——全球96%的智能手机都使用它们的操作系统——宣布,他们已经用“全磁盘”加密方式重新设计了软件,因此自己也无法解锁其产品。

由于警方和检察官希望公司能构建一个可以绕过加密系统的主密钥,双方之间出现了矛盾。技术公司表示,构建这样的密钥会在隐私方面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联邦调查局也许用了另一种措辞来形容这个工具,但不要被误导:构建一个采用这种方式绕过安全屏障的iOS版本,无疑就创建了一个后门,”库克写道。“虽然政府可能会宣称只限于在本案中使用这个后门,但是他们没有办法保证将来不会失控。”

苹果发言人拒绝对这份声明进行详细解释,但该公司的下一步行动很有可能就是提起上诉。

相关的法律问题很复杂。它们涉及到法律解释,而不是宪法权利问题,最后有可能会诉至最高法院。

就像苹果公司指出的,FBI并没有要求国会通过立法来解决关于加密的分歧,而是对1789年的《所有令状法案》(All Writs Act)提出了一种看起来很新颖的解读。

该法律允许法官“签发所有令状”,只要“有必要,或能为各自辖区提供适当帮助且符合法律的适用和原则”。

政府表示,这条法律向法官赋予了宽泛的裁量权,可要求“第三方”执行法庭的命令。政府援引的若干案件中包括,1977年的一项判决要求电话公司安装一台拨号记录器(pen register),它可以记录某条电话线路拨叫的所有号码。

而苹果公司则认为,该法案的适用范围有严格的限制。2005年,一位联邦治安法官裁定,不能利用这项法律,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迫使电信服务提供商允许对一台移动电话进行实时跟踪。

苹果公司律师马克·J·施威林格(Marc J. Zwillinger)去年10月就一宗相关案件发信称,不能通过解读《所有令状法案》,“来迫使一家企业取得一台不归其所有的设备的所有权,或控制该设备并对其进行维护,尤其是此种维护并不属于该公司经营范围,况且政府可能还有其他手段取得其索求的信息。”

政府表示,它并没有其他手段。

库克在声明中称,政府的要求让人“感到寒意”。

他补充道:“如果政府动用《所有令状法案》让解锁iPhone变得更容易,它就有能力侵入任何人的设备并取得其数据。政府就可以延伸这种侵犯隐私的做法,要求苹果编写监控软件拦截您的信息,访问您的健康记录或金融数据,追踪您的位置,甚至在您不知情的情况下访问您手机的麦克风或摄像头。”

保护数字权利的非营利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表示,它支持苹果公司。

“政府要求苹果创建一个主密钥,好让它能解开一部手机,”该基金会周二晚间表示。“一旦创建了这个密钥,我们可以肯定,政府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解开其他的手机,并动用这种权力与任何一种胆敢提供强大安全性能的软件或设备作对。”

圣贝纳迪诺案是此类案件中最受关注的一宗,但并不是第一宗。

去年10月,布鲁克林的联邦治安法官詹姆斯·奥伦斯坦(James Orenstein),对于他能否要求苹果禁用最新款iPhone中的安全功能表达了疑虑,其理由是尽管司法部一再催促,但国会未能解决这个问题。

该法官表示,这种请求应由另一项法律管辖,即1994年《通信协助执法法案 》(Communications Assistance for Law Enforcement Act),该法案涵盖了通信和宽带企业。

国会一直在辩论是否对该法案进行修订,将苹果、Facebook、谷歌(Google)这样的科技企业纳入其中。奥伦斯坦表示,如果国会作出这样的修订,届时他会考虑责令苹果解锁手机。相关案件仍在审理当中。

尽管按照苹果的叙述,该公司反对皮姆法官的命令是根据原则捍卫隐私权,但当前用户对身份窃取、网络犯罪、情报机构的电子监控、执法机构的越界举动愈发感到焦虑,苹果的一个动机也是保护其强劲加密技术的声誉。

苹果还表示,主密钥会构成安全隐患,黑客可能会加以利用。

中国正密切关注着这场争端。分析人士表示,在信息加密的监管方面,中国的确会参考美国的做法,极有可能会要求跨国公司提供类似于对美国的配合。

去年,北京方面提出了若干项法规,打算要求外国企业交出在中国出售设备的加密密钥。但在外国行业团体极力施压之后,北京做出了让步。尽管如此,中国在去年12月通过的反恐法,还是要求外国企业交出技术信息,并在涉及恐怖主义的案件中,依照警方要求帮助进行解密。

尽管尚不清楚这项法律会如何实施,但美国执法机构要求解锁iPhone的做法,可能会让北京方面更加大胆,作出同样的要求。中国也极有可能会要求取得解锁iPhone的任何技术。就在苹果2014年推出更强大的加密标准之后,中国的苹果用户就受到了黑客攻击,黑客当时寻求取得iCloud用户的登录信息。

翻译:土土、王童鹤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