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观点与评论

观点

华盛顿应停止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化行动

9月,一架由美军驾驶的B-1“枪骑兵”轰炸机(左)和两架韩国F-15鹰式战斗机在位于韩国首尔的乌山空军基地上空。

South Korean Air Force, via 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9月,一架由美军驾驶的B-1“枪骑兵”轰炸机(左)和两架韩国F-15鹰式战斗机在位于韩国首尔的乌山空军基地上空。

华盛顿——美国人经常认为,中国的军事扩张正在增加中美冲突的可能性。但是华盛顿的很多政策制定者忽视了这一点:中国有充足的理由为美国在其周围留下的军事足迹感到困扰。奥巴马总统(President Obama)的“转向”亚洲政策——它包括大幅提升美国在该地区本就强大的军事存在——进一步激发了中美冲突的可能。

如果美国想避免在亚洲引发冲突,它就不应该以更多的军事伙伴和军事基地包围中国,让它产生敌意。

的确,中国在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今年,它的军费预算增长了7.6%,从2005年至2014年平均每年增长9.5%(今年的增长率因中国经济放缓而有所降低)。中国把争议海域的岛礁变成建有跑道和雷达塔的小岛。今年,中国在东海上把自己的飞机开到离日本美国飞机很近的地方。近些年,中国船只在南海上撞击、撞沉多艘越南船只。不过,美国的军费预算是中国的三倍,在太平洋地区投入的资源比中国也要多得多。

前不久,美国政府同意在韩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作为对朝鲜核计划的回应,但它也是对中国的挑衅。美国将向澳大利亚达尔文派驻2500名海军陆战队员,并在菲律宾的五个军事基地之间轮换驻军——尽管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发表了激烈的反美言论。

美国与越南印度签署了新的防卫协议,这两个国家与中国的关系都很紧张。美国军队继续在太平洋各处部署各种新一代飞机、驱逐舰和无人机。

甚至在奥巴马公布“转向”亚洲政策之前,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都大大强于中国。从二战时起,数万美军驻扎在日本和韩国。驻军占据了28%的关岛土地。美国还在亚洲拥有一个复杂的军事同盟网,用得到美国安全承诺的国家包围中国。

美国在太平洋的巨大军事存在触动着中国的神经,一个原因是关于所谓的百年国耻的记忆:从1839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949年共产党革命结束,中国遭到了西方列强和日本的蹂躏和侵占。中国领导人认为,在该国努力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际,它有权成为周围地区的主要大国。

美国及其盟国反驳称,二战后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维护了该地区的稳定,美国在保护这些小国,而中国企图控制它们,无视国际法。

美国的军事存在的确可能维护该地区的稳定——虽然很多越南人、老挝人和柬埔寨人可能会驳斥这种说法——但也没理由直接排斥那些美国不占据主导地位的不同安排,比如中美达成一个真正的势力均衡协议。

至于美国保护小国免受中国控制的说法,中国可以很快指出美国的虚伪。

在19世纪,当美国受够了欧洲主导的世界秩序时,宣布实行门罗主义(Monroe Doctrine),把西班牙帝国从自己的后院赶走。美国从此主导该地区。美国领导人永远不会容忍在加勒比海出现中国在太平洋自家门口面临的那种外部军事存在。

美国在大幅加强在亚洲的军事力量时,任何一方都更有可能越过红线。比如,很容易想到,中国可能以军事力量回应美日海军的联合巡航。

那并不意味着美国应该放弃自己的盟友。但它应该避免签订广泛的、难以维持的防御协议。

美国应该保持可控数量的安全承诺,逐步在西太平洋平衡与中国的力量——它应该在有能力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塑造这种平衡关系时开始这样做。这不会通过任何宏大的协议来实现,而是需要在很长时间内以清晰的步骤逐渐改变。

美国还应该以不挑衅的方式与中国展开更多沟通。美国领导人应该指出自己是应盟友要求而扩大军事存在,并强调这并非美国的单方面行动。比如在与菲律宾签订《增强防卫合作协议》(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时,美国应该强调自己是在恢复1951年签署的《共同防御条约》(Mutual Defense Treaty)。

美国领导人应该对中国少一点优越感。对中国隐晦的贬低很常见,比如上个月奥巴马称,中国需要“认识到更大的力量带来更大的责任”。美国官员的优越感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让中国恼怒。中国已经获得了得到平等对待的权利。

美国还应该更重视在整个地区发展非军事联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是自由贸易协议能用来强化政治纽带的一个极佳例子。

同样地,美国应该加强它在亚洲的教育和文化交流项目,考虑开发项目、技术知识转让项目以及在核能合作这样的软实力活动,就像它在印度和越南所取得的成功。

在亚太地区采取更细致入微的方法,能让美国追求倡导民主和确保长期稳定等目标。对军事化的过多关注只会导致冲突。

Nicholas Borroz是一名战略情报顾问。Hunter Marston是一名独立的东南亚事务分析员。

翻译:王相宜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