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中国

一站式网购:致命毒品芬太尼从中国流向世界

10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指示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将阿片类危机定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讲话后,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备忘录。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10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指示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将阿片类危机定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讲话后,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备忘录。

上海——特朗普总统期望习近平主席对美国阿片类药物的泛滥“做点什么”,他认为中国对这个问题负有责任。

但做起来没那么容易。

  • 查看大图 纽约布朗克斯一处被废弃的铁轨。该地曾是纽约最受阿片类药物滥用者欢迎的户外交易场所,已于5月被关闭拆除。

    Ryan Christopher Jon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纽约布朗克斯一处被废弃的铁轨。该地曾是纽约最受阿片类药物滥用者欢迎的户外交易场所,已于5月被关闭拆除。

  • 查看大图 美国毒品管制局官员兰斯·何(右)与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的官员魏晓军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魏晓军称,中国不是美国阿片类药物危机的主要源头。

    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美国毒品管制局官员兰斯·何(右)与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的官员魏晓军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魏晓军称,中国不是美国阿片类药物危机的主要源头。

  • 查看大图 10月,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华盛顿宣布起诉两名走私芬太尼的中国籍人士。中国没有承诺将他们引渡给美国。

    Andrew Harnik/Associated Press

    10月,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华盛顿宣布起诉两名走私芬太尼的中国籍人士。中国没有承诺将他们引渡给美国。

尽管法律禁止,但从中国购买阿片类药物依然很容易,只需付款、提供送货地址即可。中国网站上的药物销售十分兴旺,为世界各地的用户提供一站式购物服务。

在总部设于中国东部城市杭州的网站维库(Weiku.com)上,有近百家中国公司表示自己销售芬太尼——一种强大的合成阿片类药物。在设于北京的网站Mfrbee.com上,商家出售鸡块、篮球衫和卡芬太尼,这种大象镇静剂的效力是吗啡的一万倍。上海凯沃顿(Shanghai Kaiwodun Biochemical,音)表示,它以每磅1450美元的价格供应策划药U-47700。

凯沃顿的一名销售代表通过Skype消息表示,该公司在美国有很多客户,拥有经验证可靠的物流方式,还发来了红糖包和味精包以及燃料过滤器的照片。

在《纽约时报》致电该公司请求置评后,维库删除了自己网站上芬太尼的搜索结果。维库的代表刘从娟(音)表示,该公司禁止在该网站上发布芬太尼的广告,但卖家们略微修改了禁止搜索词,绕过了禁令。我们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到Mfrbee.com后,该网站要求提供更多信息,但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凯沃顿没有立即回复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Skype发送的问题。

特朗普曾指责中国是“廉价和致命的芬太尼洪流”的主要来源,承诺在周四与习近平会面时将这个问题作为首要讨论内容。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高级官员魏晓军驳斥了特朗普的观点,称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芬太尼是一种合成止痛药,效力是海洛因的30至50倍。由于它效力大——每次只需使用不到一毫克——成本较低,它在毒品使用者中越来越受欢迎。毒品调查人员表示,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是将芬太尼与海洛因、羟考酮(另一种受欢迎的止痛药),或假冒处方药混合起来——都卖给了不知情的用户。

能从中国轻松买到阿片类药物表明,美国要想遏制该国史上最严重的毒品泛滥是多么困难。尽管中国已承诺与美国合作,阻止阿片类药物流入美国,但专家表示,这将十分困难,因为中国对化学公司的监管比较松懈。中国的化学工业是一个规模庞大的行业,拥有三万多家企业,几乎没有任何透明度要求。

“难点在于,像中国这么庞大的化学工业,监管起来非常困难,”联合国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的地区代表杰里米·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说。

“我倒不是说绝无可能,但要监管起来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的化工企业利用松懈的监管,让中国变成了全球最大的芬太尼产地。特朗普称,来自中国的芬太尼“要么是海运至美国的,要么是毒贩通过南部边境走私来的”。美国毒品管制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表示,禁止流通是当务之急。

中国化学行业的管理顾问凯伊·弗鲁格(Kai Pflug)表示,芬太尼的生产商之所以能避开检测,一个原因是他们给自己的产品贴上了工业用品而非药物的标签,从而只需接受不太严格的监管。

“只要中国允许企业在不受严格监管的情况下生产化学制品,”弗鲁格说,“问题就会继续存在。”

中国的监管者表示,他们面临的难题是那些化学企业可以不断快速制造芬太尼的新变种,以绕开政府对23种芬太尼类似物的禁令。

中国国内对毒品的立场非常强硬:处决毒贩,逮捕消费者。历史教科书和电视节目大量讲述19世纪鸦片成瘾问题对这个国家的摧残——这是鸦片战争的主要导火索。

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称,中国瘾君子首选的毒品是麻醉剂克他命,或兴奋剂脱氧麻黄碱。尽管中国没有芬太尼滥用问题,但北京表示,它的芬太尼类似物禁药清单比联合国禁毒机构的清单还长。官员们称,这表明,中国政府愿意协助美国。

北京并不总是这么乐于助人。前墨西哥驻华大使豪尔赫·瓜哈尔多(Jorge Guajardo)表示,他和其他墨西哥高级官员曾多次游说中国官员停止向墨西哥出口芬太尼前体。

“他们总是说:‘这是墨西哥要解决的问题。是你们海关的问题。我们无能为力,’”2007年至2013年担任驻华大使的瓜哈尔多说。“而当美国提出的时候,这很快就变成他们中国的问题了,因为美国有其他很多报复方式。”

去年美国有6.4万人因药物过量死亡,主要是由芬太尼及其类似物引起,包括音乐明星“王子”(Prince)。其后特朗普宣布阿片危机是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联合国的道格拉斯表示,中国当局正在迅速采取合作行动。“他们正在与我们密切合作,他们也在与美国和加拿大合作,”他说,“显然,人们感到沮丧。现在美国和加拿大面临采取行动的巨大政治压力。”

上个月,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宣布起诉两名被指控为芬太尼重要毒贩的中国男子。这一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全球范围内打击阿片类药物。司法部表示,这两个人对美国几位阿片类药物使用者的死亡负有责任。

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公安部的魏晓军对美国司法部的公开声明提出了批评,称此举会妨碍北京和华盛顿对该案的处理。当被问及中国是否会协助美国引渡这两名男子时,魏晓军没有给出明确承诺,只是说这有一部分要取决于美国给出的证据。美国没有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

在中国,芬太尼制造商在不断寻找不被发现的新方法。上海长虹化学技术公司(Shanghai Changhong Chemical Technology,音)的一名销售代理要求使用比特币支付,或采用其他允许收款人匿名的转账方式。中国中部城市武汉Cinri生物技术公司的一名销售代表承诺将把芬太尼藏在猫粮包装里发送,还承诺重新发送任何被扣押的货物。

黄瑞黎(Sui-Lee Wee)、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黄瑞黎 @suilee、赫海威 @HernandezJavier

Zhang Tiantian、Iris Zhao自北京,Carolyn Zhang自上海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