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中国

时报看中国

台湾的困境:经济、身份认同和中国

7月,上任约两个月的台湾总统蔡英文向海军官兵发表讲话。一些人担心蔡英文最近与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通电话的举动会破坏美中关系的稳定,而其他人则持欢迎态度,认为这是对华盛顿与台湾关系的重新思考。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Taiwan, via 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7月,上任约两个月的台湾总统蔡英文向海军官兵发表讲话。一些人担心蔡英文最近与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通电话的举动会破坏美中关系的稳定,而其他人则持欢迎态度,认为这是对华盛顿与台湾关系的重新思考。

政治经济学家林夏如(Syaru Shirley Lin)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现任教于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和香港中文大学。她曾是高盛(Goldman Sachs)的合伙人,负责在亚洲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业务,也是高盛投资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科技创业公司的开路先锋。林夏如由斯坦福大学出版社(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出版的新书《台湾的中国困境》(Taiwan’s China Dilemma)聚焦台湾人的民族身份认同的出现,以及过去30年里它如何影响了台湾对大陆的经济政策。

在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与台湾总统蔡英文(Tsai Ing-wen)通话,并质疑长期指导华盛顿与北京和台北往来的“一个中国”政策后,林夏如接受了采访。在采访中,她谈到了这个有违外交礼仪的惊人举动、台湾对与大陆经济一体化的矛盾心理以及美国为何应该重新审视自己对待台湾的方式。

你的书讲述了大陆和台湾经济往来发展得更加密切,但台湾的文化却进一步远离大陆文化这个矛盾的现象。这些趋势是怎么同时出现的?

大陆在后毛泽东时代甫一开放经济,文化共性和打造“一个中国”的共同政治目标就引发了两岸经济往来的激增。当年,大陆经济与台湾经济具有高度互补性,大多数台湾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如今,台湾超过三分之二的对外直接投资流向大陆,后者也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

然而,随着两岸经济相互依赖性不断增加和台湾开始民主化,台湾民众开始讨论作为一名台湾人意味着什么。而在威权主义的国民党政府统治台湾的40年里,这个话题一直是禁忌。起初,台湾对大陆的经济政策在极度限制和极度自由之间摇摆。一些台湾人认为,支持同大陆的经济自由是促进统一的一个途径,而支持对大陆实施经济限制则相当于保持台湾与大陆分离,不管只是自治还是完全独立。

随着台湾身份认同的巩固——超过90%的台湾人认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台湾人”——人们一致认为,与大陆在经济上形成某种程度的相互依赖不可避免,但过度依赖则带来风险。因此,极端的经济政策选择失去了民众的支持。然而,对发展更密切的经济往来的支持也未扩大到社会政治一体化上。实际上,只有1.5%的台湾人支持立即与大陆统一,这个比例在年轻人中甚至更低。但如果台湾人的身份认同受到威胁,它可能会再度凸显,极端选择也可能会再次出现。2014年的时候便是这种情况。当时,台湾规模最大的学生抗议活动——名为太阳花运动——成功地抵制了与大陆商谈达成的一项服务贸易协定。

你认为未来几十年里,台湾人的身份认同是否有更接近大陆的身份认同的希望?

北京宣传的中国人的身份和台湾人接受的身份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后者的基础是民主、法治以及言论和集会自由。北京的策略是,给台湾提供经济利益,这样台湾人就会变得更加倾向于统一,但未能成功。于是,北京通过终止与台湾的官方沟通、减少赴台大陆游客和确保不让台湾进入国际组织——即便是那些会从台湾的加入中获益的组织——来加大施压力度。

尽管如此,这种身份认同回归到更靠近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是完全有可能的。这将取决于北京采用的策略,特别是它是否能够创造出一个包括台湾人的、共同的身份。但北京如果坚持一边向极少数人提供经济利益,一边实行经济和外交制裁,便会造成更多反对和怨恨情绪——就像在香港一样。或者,北京可以选择通过培养民主价值观和允许公民社会出现的方式来消除两岸之间的差距,但在当下,这种可能性似乎非常小。

特朗普政府会给台湾带来什么经济影响?

台湾迫切需要从制造业向高端服务业转移。其中一个问题是,因为北京的反对,台湾无法同主要伙伴签订贸易协议。蔡英文施政纲领的部分内容就是在第二轮中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并与美国达成一份贸易投资框架协定

特朗普对自由贸易协议的怀疑态度让这一切都笼罩上了一层疑云。如果美国放弃就这些协议举行的谈判,台湾将变得更加边缘化,特别是如果被排除在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之外的话。

你的书重点是大陆与台湾的关系,不过对最近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以及此事可能会对两岸关系产生的影响,你有何看法?

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接到蔡英文总统的电话一事令很多专家感到担忧。一些人担心这通电话会破坏美中关系的稳定,而其他人则持欢迎态度,认为这是美国与台湾关系升级的一个迹象。我认为尚没有证据表明政策出现了重大改变。但如果特朗普仅仅认为台湾是向北京施压的一种方式,那么这意味着台湾只是被当作了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非本身对美国具有重要意义。

我认为对美国来说,支持一个充满生机的民主制度和坚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是一个合适的目标。华盛顿自克林顿政府以来便未再重新审视自己的对台政策,并且随着两个社会变得更加远离彼此,台湾和大陆有一天会和平、自愿地统一的机会减少。美国不应仅仅寄望于当前劝阻大陆和台湾不要改变现状的政策可以无限期地保持下去,而是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政策,这样就不会对中国在变得更加强势的过程中发起的行动做出被动反应。

是否有余地供蔡英文所在的民进党领导的政府在两岸问题上找到一种北京可能会觉得可以接受的平衡?或者你是否认为北京会一味坚持排斥民进党?

在华盛顿、台北和北京组成的这个三角形中,北京是关键的一方,因为它最希望改变现状。迄今为止,北京一直在积极地阻碍蔡英文领导的新政府,就像早前对待2000年到2008年陈水扁领导的民进党政府那样。北京拒绝承认台湾的民选领导人,并且蔡英文当选后,北京立即坚持通过削减旅游和贸易来惩罚台湾民众。这只会阻碍台湾民众重拾中国人的身份认同。

蔡英文做出的一些妥协,已经让她的很多支持者觉得太过分了。在就职演讲中,蔡英文提到了《中华民国宪法》和有关两岸关系的法规。二者均暗示接受“一个中国”的框架。蔡英文大概没有再进一步的空间了,特别是如果北京继续排斥民进党的话。

孟宝勒(Paul Mozur)是《纽约时报》记者。

欢迎在Twitter关注孟宝勒 @paulmozur 和Jack Ewing @JackEwingNYT 。

翻译:陈亦亭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