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商业与经济

汪洋有望“入常”,能否成为经济改革推手?

中国广州——十年前,这座位于中国东南部的城市曾有过中国最糟糕城市之一的恶名,天空充满雾霾、交通长期拥堵,河流如此肮脏,以至于为了遏制它们发出的恶臭,不得不把它们盖起来。

如今,广州代表着中国未来的一个可能愿景。尽管广州仍在努力应对污染和巨大的贫富差距问题,但该市已经解决了许多过去存在的问题,广州享有一个192个站的现代化地铁系统,还有一个成功的文化区,包括一座广受称赞的歌剧院。广州曾经最脏的河流之一已被清理干净的河床两边,现在排满了咖啡馆和纪念品商店。

  • 查看大图 工人们在广州大剧院外。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工人们在广州大剧院外。

  • 查看大图 广州大剧院是曾任共产党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提倡建设的项目中的一部份。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广州大剧院是曾任共产党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提倡建设的项目中的一部份。

  • 查看大图 在广州,巨型公寓楼曾经是中国南方最大的钢铁厂之一。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广州,巨型公寓楼曾经是中国南方最大的钢铁厂之一。

  • 查看大图 工人在该城市中老旧的炼钢厂內。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工人在该城市中老旧的炼钢厂內。

  • 查看大图 工人正在清理荔枝湾,此处曾因为来自附近家庭和一个青铜铸造厂的废水流入而散发恶臭。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工人正在清理荔枝湾,此处曾因为来自附近家庭和一个青铜铸造厂的废水流入而散发恶臭。

“这里的水质比以前好多了,”在附近卖面条的张昆(音)说。“以前,每当下大雨的时候,散发臭气的水就会从雨水道中流出。”

在中国为五年一次的领导层大变动作准备之际,广州的进步令一些倡导改革的人士欢呼雀跃。下周可能进入中国共产党最高层的候选人中,有一名官员是汪洋,在他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人们认为他对在广州和中国东南其他地区鼓励更加环保、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有功劳。

但远非明显的是,在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一言堂上,汪洋的声音可否能被听到。习近平掌握着自毛泽东和邓小平以来中国前所未见的权力。

如果被任命为政治局常委的话,汪洋将成为“七人之一”,香港浸会大学(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的政治学家让-皮埃尔·卡巴斯坦(Jean-Pierre Cabestan)说。“但习近平是主管,他将负责一切。”

从官方数据来看,中国的经济运行良好。周四,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6.8%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这些数字掩盖着更深层次的问题。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的债务沉重,是兴建铁路、高速公路、桥梁和公寓大楼的疯狂借贷造成的。中国仍严重依赖钢铁和煤炭等过去的肮脏产业。

习近平曾提过经济改革,但债务在他的眼皮底下膨胀起来。他的政策措施一直倾向于帮助国有企业,同时保持、甚至加强共产党对包括私营企业在内的整个经济的控制。

周三,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每五年一次的党代会开幕式上发表讲话时表示,共产党将“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

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北京领导层的专家林和立(Willy Lam)说,“很难想象习近平会采取改革的立场,因为习近平是一名前现代人物。他基本上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人。”

习近平的主导地位使人们对中国共产党新领导层人选的预测变得更加复杂。在经济问题上,习近平已担负起传统上属于总理的责任,中国现任总理是李克强。

尽管如此,在十九大下周闭幕时,世界经济领导人可能会收集到一些有关中国未来方向的线索,这取决于什么人被任命为政治局常委会成员,由七人组成的政治局常委会是共产党的最高决策机构。

如果汪洋被任命为政治局常委的话,这可能意味着在未来五年里,对经济改革的重视程度会略微提高一些,比如给予私营企业更多的自由,或抑制对国家指令性贷款的依赖。

但是,如果任命陈敏尔为政治局常委的话,共产党可能发出一个不同的信号。陈敏尔是不太发达的贵州省的省委书记,他在贵州的发展策略依赖于建造许多高大的桥梁、一台巨大的望远镜,以及其他政府主导的项目,还有利用官方影响来说服苹果(Apple)和甲骨文(Oracle)等大公司把巨大的数据中心建在贵州。

专家们说,另一名可能的新常委是胡春华。胡春华接替了汪洋担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在经济改革方面的名声比汪洋的更谨慎,虽然他让汪洋的许多政策继续下去。在经济以外,胡春华对异见者采取了更为强硬的手段,他镇压了在名叫乌坎的一个广东村子里进行的、汪洋曾容许民主实验。

五年前的上次党代会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债务膨胀提供了一点暗示。

那次党代会任命的政治局常委之一是张高丽,他曾主管大都市天津。张高丽干的最出名的事情是领导了政府建设“新曼哈顿”的努力,在远离天津市中心的地方盖了大批巨型写字楼和公寓大楼,希望建立一个新金融中心。这座巨大的卫星城近年来开始吸引一些居民,但尚未成为一个金融中心。

相比之下,汪洋在担任中国中南部偏僻城市铜陵市市长的时候,曾在1991年为当地一家报纸写过一篇支持改革的文章。这篇文章中有“历史永远不会让我们睡大觉”等句子,文章在中国的报纸上引发了长时间的讨论,让他在36岁的时候在全国闻名。

那以后,汪洋开始平步青云,2007年时,他当上了负责广东事务的省委书记。即使在他来广东之前,该省就已是中国最富有、最具创业精神的地区之一,在更近的时期,广东省还得益于高端技术制造业的繁荣、以及中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领域。

尽管如此,专家们说,汪洋仍帮助改善了广东。汪洋领导下的政府实施了严格的环境规则,迫使旧的肮脏产业给新发展让位。汪洋还主管了歌剧院和其他文化景点的建设。

香港科技大学的卫星图像分析显示,广东的空气污染在汪洋上任后的第一年里达到峰值,之后一直在快速下降。

在广东省省会广州这个有1400万居民的城市,中国南方最大的钢铁厂之一曾屹立在珠江之滨。如今矗立在那里的是十几座42层的公寓大楼。一些老高炉将成为一个历史公园的一部分。

江对岸有一条叫“荔湾”的小溪,这个名字有点使人产生误解。

这条小溪曾经散发着来自附近家庭和附近青铜铸造厂的污水产生的臭气。小溪上的混凝土盖没能将气味遮住。

在汪洋任职期间,青铜铸造厂搬走了,广州也扩大了自己的污水处理能力。该地区变得如此之干净,以至于现在它成了吸引游客的地方。

“广州在处理空气和水污染问题上行动更快,”公共政策组织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彭澎说。“广州在更多地依赖消费,而消费的发展看起来比较健康,广州也在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

2012年后,当习近平开始推行以政府为中心的经济战略时,汪洋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并基本上从北京的官僚机构中消失了。在副总理的位置上,他的责任包括减轻地震、洪水等灾害的影响,还有植树造林。

如果现年62岁的汪洋最终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并在政府中担任更高职务的话,他将获得更大的影响力,但他仍将会实施习近平起草的议程。

香港中文大学的林和立说,“也许有了汪洋,他们或许能在习近平的命令范围内做得更多一点。”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Keith Bradsher@KeithBradsher

Ailin T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