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商业与经济

标普下调中国信用评级,警告借贷风险

北京新机场的建设工程。周四,标准普尔降低了中国的信用评级,称该国正在用堆积的债务来资助项目建设以及其他刺激经济增长的活动。

Thomas Peter/Reuters

北京新机场的建设工程。周四,标准普尔降低了中国的信用评级,称该国正在用堆积的债务来资助项目建设以及其他刺激经济增长的活动。

上海——中国和世界在周四得到新一轮警告:中国近年来的大笔举债狂潮,威胁着全球经济增长的一个最重要引擎的稳定性。

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调低了其对中国的信用评级,标普说,中国经济强劲增长的动力是高额借贷,预计这种借贷将持续下去。这可能会让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处理潜在金融冲击(比如银行出现的危机)的能力受到损害,并可能带来更长期的增长问题。

这次下调提醒人们,随着中国经济成熟、增长放缓,该国经济面临着挑战。四个月前,标普的竞争者、债务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也降低了对中国的信用评级

这次下调处于对北京来说是政治敏感时期的时候,在下个月召开重要的党代会前,北京一直在强调稳定。党代会每五年才举行一次,国家最高层官员可能在大会上发生重大变动。中国领导人视稳定比几乎所有其他事情都重要,为确保顺利过渡,已在近几个月里加强了对军队、经济和社会的控制。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其不断增长的消费者群体为从iPhone到喷气式飞机等商品提供了强大的需求。中国的工厂消耗着全球大量的能源和矿产。

但是,标普在周四警告说,为了维持这种增长,中国一直在大笔举债,而且债务过于沉重。

政府控制的银行一直在向浪费巨大、长期不赢利的国有企业提供大笔贷款。负债沉重的地方政府也一直在大举借债。就连过去借债相当谨慎的中央政府,最近的预算赤字也一直在上升,而且,以节俭而闻名的中国家庭也开始使用更多的信贷。

“下调反映了我们的看法,即信贷的长期强劲增长,增加了中国的经济和金融风险,”标普在一份声明中说。

中国已经承认了一些问题。政府也已采取措施,开始对银行出售给许多中国家庭数量激增的理财产品进行限制,一些理财产品把钱输送给可疑的项目。政府还要求几家中国公司进行调整,官员认为这些公司在海外进行了太多不计后果的收购

尽管如此,中国对评级下调的反应可能会很强烈。

穆迪的下调曾让中国政府十分恼火。中国政府认为,穆迪的做法没有适当地反映出中国高达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政府持有的大量土地和其他资产。

这次,政府可能会特别不高兴,因为标普是在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召开不到一个月前下调级别的。预计十九大将再次确定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国家核心领导人的地位,并任命他手下一些新官员。

在十九大召开前的几个月里,习近平已把政治和经济稳定作为国内最重要的事情来抓。这包括允许政府控制的银行系统继续、甚至扩大它们自仲夏以来的大规模贷款,政府对晚春时候推出的限制贷款增长的温和措施一直不怎么热心。

标普将其对中国主权债务的评级下调了一档。下调是在北京的周四工作日结束时进行的,记者未能联系到中国官员对此发表评论。

针对中国借贷的警告并不新鲜。

中国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从一个几乎没有债务的国家,变成一个债务水平与美国相当的国家。虽然经济学家说,中国有足够的财力来解决与债务有关的问题,但债务积累的速度之快,加上对比如钢铁和水泥等落后旧工业的大量贷款的特殊情况,可能会给经济带来问题。

“这对近年来对中国经济稍有关注的任何人来说,都不是新闻,不应该改变任何人的思维,”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在周四晚间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声明还说,穆迪已在今年5月下调了中国的信用评级,另一家信用评级公司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早在2013年就这样做了。“标普是在追赶它们的脚步。”

最近,很多经济学家对中国发生短期问题的可能性已变得不那么悲观,尽管他们对中国债务巨幅增长的长期影响继续表示担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已经止住了资金的大幅外流(外流曾让中国的外汇储备减少了1万亿美元),稳定住了两年前经历过一次令人震惊的贬值的人民币,并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国内股票市场的健康。

但标普评级的下调可能提醒人们,那些问题并没有消失。

过去一年里,中国政府在控制借贷上采取了一些小的措施。虽然债务仍在上升,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债务增长相对于经济规模有所放缓。作为管理国内影子银行业的一种努力,银行监管者们也已向金融机构施加压力,迫使它们把更多的筹资活动纳入资产负债表。

标普也指出,在对付巨额债务负担引发的可能干扰上,中国仍有一些能够支配的工具,包括庞大的外汇储备、大量的海外净投资,以及与其他国家的高额贸易顺差。

标普将其对中国的信用评级从AA-下调到A+,但展望稳定,意味着公司短期内没有变更评级的预期。标普说,公司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将降至5.8%。虽然这个数字会受到许多国家的羡慕,标普也称之为“强劲”,但与去年6.7%的增长率相比仍属放缓。

在很多外国政府和经济学家担心惹怒北京、不愿质疑中国专制政策的时候,标普却采取了一个不寻常的步骤,指出中国凡事保密的做法让中国与有类似信用评级的其他国家相比显得特别。标普说,与那些国家相比,“中国的平均收入更低、透明度更低,信息的流通更受限制。”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Keith Bradsher@KeithBradsher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