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商业与经济

奢侈腕表的未来,在中国“生来富贵”的年轻人手中

天梭(Tissot)和浪琴(Longines)在香港铜锣湾的精品店。众多钟表品牌渴望吸引新一代富裕的中国大陆买家。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天梭(Tissot)和浪琴(Longines)在香港铜锣湾的精品店。众多钟表品牌渴望吸引新一代富裕的中国大陆买家。

在一座面向内地游客的购物中心,杰斯·赵(Jayce Zhao)转进一家宇舶(Hublot)精品店,询问一只他在Instagram上的广告里看到的售价2万4275美元的腕表。

赵来自北京,在纽约为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公司工作,他被引进一间豪华的隔间,里面铺着灰色的地毯,挂着一张法拉利的海报,这家意大利汽车制造商是宇舶的品牌合作伙伴。一位带着黑色手套的女销售员向他展示了这只腕表的蓝宝石刻度盘和哑光黑色陶瓷表壳的复杂构造,然后,他说他准备买下它。

  • 查看大图 中国买家杰斯·赵在香港的宇舶精品店。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买家杰斯·赵在香港的宇舶精品店。

  • 查看大图 宇舶大爆炸精神系列手表在香港展示的一份样品。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宇舶大爆炸精神系列手表在香港展示的一份样品。

“这只表会告诉你,我26岁,”穿着短裤和黑色T恤的赵谈起这只宇舶大爆炸精神系列的腕表。他说他喜欢它的简洁外观和经典底色,它可以和其他二十几只表——每一只都在五万美元左右——一起扩充他的收藏。

他补充道,如果他戴一只更传统的腕表,朋友可能会怀疑地问,“你为什么要戴你父亲或祖父的表?”

赵把购物地点选在了香港——一个多年以来腕表销售领域的全球领袖——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一个时代的回溯,分析人士认为,那个时代正在走向终点。他们表示,来自中国大陆的富人们正在去往更多的海外地点旅游,也越来越倾向于在本土购物,这让这个半自治的中国城市作为零售目的地的地位变得愈发无关紧要。

但是赵也代表着未来:他是新一代中国内地富裕男性的一员——他们对腕表的品位比他们的长辈更加多变——业内专家们认为,属于他们的时代正在到来。

“一个崭新的中国富裕阶层已经成为更国际化的消费者,”位于北京的传播机构凯络中国区(Carat China)的首席执行官侯静雯(Ellen Hou)说。

这个国家的老一辈腕表买家没有那么懂行,也缺少品牌意识,她补充道,引述了近期一份报告中的结论之一,这份关于凯络称之为中国的“大众富裕男性”的报告是与关注中国奢侈品行业的网站精日传媒共同发布的。

侯静雯说,这种转变要求品牌具有新的“产品逻辑”,通过社交媒体做推广,强调其腕表的独特性、真实性和工艺。

一些腕表品牌和时尚公司已经适应得很好,她说,但很多其他品牌,尤其是那些主要面向年长中国买家的,接受起来很慢。“现在的确是时候给整个腕表类别重新洗牌,看看谁最终能生存”于中国市场,她说。

至于香港,它“曾经是中国消费者会前去购物的地方,”在瑞士就职于Exane BNP Paribas的奢侈品分析师卢卡·索卡(Luca Solca)说。“现在他们可以在中国或者他们旅行去的任何地方购物。”

中国政府已经在降低包括腕表在内的一些奢侈品的官方进口关税,同时打击那些在海外购买这些商品,回国时又不向机场的海关检查员申报的人。

全球对瑞士和其他腕表的需求减少在香港尤为显著,去年7月,该地区把瑞士腕表第一大市场的地位让给了美国。根据美国会计与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在2016年9月发布的一份关于瑞士腕表产业的研究,瑞士腕表在2016年上半年对香港的出口量与2011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3%。

尽管五个主要腕表市场——香港、美国、瑞士、中国大陆和日本——在2016年都汇报了进口量的减少,但根据瑞士腕表业联合会(Federation of the Swiss Watch Industry)近期的一份研究,中国大陆腕表进口量的下降最为缓和,每年的下滑率为1.6%。

该研究显示,受下半年9.1%的增长支撑,2016年中国大陆的瑞士手表销售总额仅仅下降了3.3%。(相比之下,香港的瑞士手表销量去年下滑了25.1%。)

“对进入中国大陆的大多数品牌来说,生意在迅猛增长,达到了两位数,”真力时(Zenith Watches)首席执行官朱利安·托内尔(Julien Tornare)说,“而世界其他地方的情况比较平稳。”

德勤的瑞士西部企业财务咨询主管朱尔斯·波德兰(Jules Boudrand)说,为了培育这种增长,瑞士腕表品牌明确需要与整个中国市场的年轻观众建立关系,适应他们正在变化的品位。他提到一些品牌正在通过热门的中国即时讯息应用微信做推广,并且邀请年轻的中国名人担任品牌大使。

凯络中国区的侯女士说,一些时尚公司对他们的腕表产品的市场推广采取了类似的方式。她指出,一个很好的例子是,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近期宣布,27岁的中国歌手鹿晗——一名前男孩组合的明星——成为7月推出的智能腕表Tambour Horizon的品牌大使。

专注中国南方市场的德勤分析员金斯·刘(Kings Lau)说,年轻一代的中国买家尤其对带有个性化设计特点的“轻奢”智能手表感兴趣。“对年轻人来说,越来越重要的是,他们的手表能提供一种身份认同”而不是一种社会地位的标识,他说。

德勤说,它将“轻奢”智能手表这一类别定义为从大约300美元起价,包括苹果的Apple Watch、泰格豪雅(Tag Heuer)的Tag Heuer Connected和康斯登(Frédérique Constant)的Horological Smartwatch在内的产品。

泰格豪雅的大中华区总经理潘锦基(Leo Poon)说,该品牌在大中华地区(一个包含香港、澳门和台湾在内的销售范畴)的核心顾客仍然是35-50岁的人士。但自2014年以来,20-35岁的买家数量已经几乎翻了一倍,现在为该地区贡献店内销售总额的约20%,以及在线销售总额的超过55%。

该公司近期下调了大中华地区的销售价格,潘锦基说,并且通过围绕例如冲浪和篮球等运动开展推广活动来吸引年轻一代的顾客。

他还补充说,该公司很快将推出泰格豪雅Connected Modular 45的中国特别版,这款运动型智能手表在3月面世,网络售价1495美元起。(这款手表目前使用的安卓操作系统在中国大陆被屏蔽了。)

“我们不是在打造一款经典腕表,”那种受老一辈中国买家赞赏的、通常用金色表壳和白色表带装饰的腕表,潘锦基说。“我们在创造一种不同的东西。”

真力时的托内尔说,20-35岁的中国男性买家仍然愿意购买机械表,其价格通常在五千至一万两千美元之间。但是,他补充说——呼应侯静雯的一些评论——与自己的父母相比,他们对钟表产品更有鉴赏力,品位与欧洲及美国的同龄人越也来越相似。

真力时计划在十月用Defy El Primero 21——其经典款1969 El Primero chronograph的重新设计版来讨好这一年龄段的人群,据托内尔描述,新款在技术表现方面有巨大提升。他说他希望新款腕表的背景故事和创新可以说服中国男性,它一万美元左右的价格是合理的。

“因为他们是第二代,他们不需要展示自己的财富,”他说。“他们生来富贵。他们只是想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7年9月4日。

翻译:Ziyu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