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亚太

面对中国崛起,澳大利亚还能继续依赖美国吗?

在澳大利亚达尔文市,美国海军陆战队参加澳新军团日游行。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澳大利亚的安全保障。

David Dare Park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澳大利亚达尔文市,美国海军陆战队参加澳新军团日游行。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澳大利亚的安全保障。

北京——在着手编写新的外交政策文书时,澳大利亚政府要面对一个关系国家未来发展的激烈争议:中国是否会取代美国,成为亚洲的主导国?如果会,那又有多快呢?

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的政府上月发布的白皮书便有对此作了回答。白皮书称,中国确实在挑战着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但美国仍将是最后的赢家,而澳大利亚也可以继续依赖美国——这个70年以来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守护者。

  • 查看大图 特朗普总统与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在纽约。澳大利亚政府表示,它依然可以依靠美国的支持。

    Al Drago/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总统与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在纽约。澳大利亚政府表示,它依然可以依靠美国的支持。

但是著名国防战略师休·怀特(Hugh White)对此观点表示异议,他在一篇极具挑衅意味的新文章中指出,中国已经到来,美国正在退出,而澳洲必须“自寻活路”。

截然不同的看法,促使澳大利亚国内就澳美同盟的持久性以及中国对澳洲用意展开了争论。

政府试图安定民心,表示人们不需要在澳洲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和澳洲安全合作伙伴美国之间做出选择。尽管不受澳大利亚人欢迎的特朗普带来了“美国优先”政策,之前的美国依然存在。政府表示,澳大利亚将通过“更努力地扩大国际影响”以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

争论的背景,则是人们对中国在澳影响力日益增强的担忧。这些担忧包括对中国插手澳大利亚大学的指控,以及与北京政府有关联的华裔商人在竞选活动中花费重金的新闻报道。

澳大利亚严重依赖对中国的铁矿石和能源出口,这早已引发了该国对经济多样性需求的疑问。然而,当下大量涌入的中国学生和游客也在帮助支撑着高等教育和旅游业,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依赖只增不减。

在对中国不断增加的经济依赖和自二战后与美国存在已久的安全合作关系之间,澳大利亚正试图保持平衡。

但中国在南海的强硬举动,以及特朗普抛弃美国曾经打算领导的贸易协定——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决定,动摇了澳大利亚政策的基础。

澳大利亚的领导者们并不局限于白皮书上的谨慎保证,而是公开声明,澳大利亚必须直面地区权力态势的转变。

特恩布尔称,主要贸易伙伴与主要安全合作伙伴不是同一国的情况,系澳大利亚历史上首例。他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将其视作一个机遇,而非危险,但他的评论也带有不确定性和担忧。

“现在权力正在转换,规章制度都面临着挑战,”他说。“主要推动者们正在检验着相互之间的关系,而他们自身也在经历着急剧的变化。”

外交政策专家表示,白皮书对美国影响力的评价并未反映出许多澳洲议员日益增强的共识,即至少以当前的领导层,美国是不能作为稳定的合作伙伴的。

悉尼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执行董事迈克尔·富利洛夫(Michael Fullilove)说,在许多澳洲人看来,这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动摇,因为“美国总统既没有自由主义的意愿,也没有条理清晰的行为。”

许多人表示,澳大利亚不应该继续在美国的意图上自欺欺人,是时候开始考虑其他选项了。休·怀特是这种观点最明确、最高声的支持者。在一篇27000词的文章中,他明确表示,澳大利亚需要醒过来:游戏已经结束,中国已经获胜。

“我们都低估了中国的实力和决心,也高估了美国的,”曾作为澳大利亚国防部高级官员与美国合作处理敏感情报和军事事务的休·怀特写道,“美国不只是无法继续做主导国,它连大体上的战略角色都无法维持。”

针对政府的白皮书,休·怀特表示澳大利亚的立场不切实际,因为他们对一个在淡出的势力残留了太多的依恋,这股势力无法超越中国的经济增长实力。

“这份文书有点伤春悲秋,有种日落的感觉,”他在一个访谈中说道。

而最大的轰动则是休·怀特提出的建议——在美国退出后,澳大利亚该如何应对。面对着这个施展着影响力、带着不同政治价值观的所谓中国力量,他表示澳大利亚要做得更多才能保卫自己,或许会包括在某天拥有核武器。

他表示,中国的崛起很可能会引发亚太地区的军备竞赛。在几十年内,日韩都可能成为有核国家

“这背后的逻辑对其他人也有着启示,”休·怀特表示。他说,通过拥有少量核武器,澳大利亚或许能维持中等强国的地位。“大概会和基于潜艇的英国核力量差不多,”他写道。

澳大利亚官方试图反驳此类结论。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4月出访悉尼时,曾向澳大利亚商界和政府领导人表示,美国仍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经济伙伴,在过去三年间,美国对澳投资有50%的增长。

华盛顿可能会努力让它的澳大利亚盟友们放心的另一个迹象是,它正在讨论由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小哈里·B·哈里斯(Adm. Harry B. Harris Jr.)担任下一任驻澳大利亚大使。有些美国官员表示,他们会欢迎这一举措,因为它将向中国发出一个信息:美国不会退却。

澳大利亚媒体也发表了意见,称哈里斯上将是“最不受中国欢迎的美国人”。不过,这是否足以抵消澳大利亚对特朗普的深刻担忧,还远未可知。

澳大利亚还试图通过接触该地区的其他民主国家,尤其是日本和印度,来降低风险。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份白皮书提到了对中国进军南海的担忧,赞同与印度、日本和美国一起,促进印度太平洋地区的自由和民主,抵消中国的影响。

中国外交部对这份白皮书中有关南海的评论表示不满,称澳大利亚没有干涉的理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表示,中国可以通过抵制旅游和高等教育进行报复。

“好在这是个说重要就重要,说不重要就不重要的国家,中国可以把同澳大利亚的关系适当往后排,忽视它青春期一般的敏感和矫情,”该报称。

怀特在自己的文章中警告称,北京可以利用自己日益增强的海军力量施加压力,挑战澳大利亚对偏远领土的主权主张,比如它在南极控制的岛屿,或者在与中国关系良好的南太平洋国家部署军力。

支持特恩布尔政府的分析人士反驳称,怀特的文章描绘了一幅过于危言耸听的画面。

“虽然该地区的很多趋势令人担忧,但怀特低估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的顾问安德鲁·希勒(Andrew Shearer)表示。他还认为,怀特现在“得出特朗普总统将默许中国的霸权,美国已经开始后撤的结论还为时过早”。

希勒表示,尽管如此,这篇文章还是非常有用,让人们注意到,大国在亚洲的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变化,华盛顿需要做出更一致的回应。

一些中国分析人士表示,怀特可能夸大了中国在该地区的成功。“那个地区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在内,依然非常需要美国。白皮书表明了那一点,”香港岭南大学的国际事务教授张泊汇表示。

不过张泊汇表示,到2030年,中国将赢得这场地缘政治竞赛。“到那时,所有人都将生活在中国的势力影响之下,”他说。

怀特并没有完全忽视美国。“它不会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他写道,“但它仍将有通过全球体系——它仍将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对中国的行为施加影响的途径和动力,包括在东亚。”

Jane Perlez自北京、Damien Cave自澳大利亚悉尼报道。Jacqueline Williams自悉尼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