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亚太

新加坡活动人士因组织集会被诉,曾邀黄之锋讲话

新加坡活动人士范国瀚被控于去年在未经警方允许的情况下,组织了三场小型集会。

Edgar Su/Reuters

新加坡活动人士范国瀚被控于去年在未经警方允许的情况下,组织了三场小型集会。

香港——新加坡检方指控一位活动人士组织未获批准就举行公众集会,人权组织批评此举过度限制了言论自由。

37岁的范国瀚(Jolovan Wham)被指控在去年组织了三次小规模集会,包括一次特邀香港民主倡导人士黄之锋(Joshua Wong)通过Skype发表讲话的活动。当局表示,范国瀚组织集会并未获得警方同意,违反了新加坡的《公共秩序法》(Public Order Act),初犯者最高处以3715美元的罚款。

新加坡对言论和未获批准的公众集会有严格限制,即使对小规模的和平政治集会也是如此。言论自由组织表示,这样的法律太过苛严。

“范国瀚因组织和平集会而被起诉,表明新加坡公众集会法律的荒谬,以及政府意在惩罚发声者,”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分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在一则声明中表示。“新加坡政府应开始听取批评,不再把和平集会视作犯罪,并停止迫害集会的组织者。”

对范国瀚的指控包括一项破坏公物罪——最高获刑3年,最低处以3至8下鞭刑——以及三次对警方供词拒绝签字,最高可获刑3个月。

“范国瀚冥顽不化,多次公然无视法律法规,尤其是在组织或参与非法公众集会方面,”警方在一个书面声明中表示。他们说,新加坡公民可以在芳林公园的演说者之角(Speaker’s Corner of Hong Lim Park)依法组织公众集会,讨论政治问题。

范国瀚表示,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我的行为没有为公众带来任何困扰,也未破坏或污损任何财产,”他在邮件中表示。“我因为邀请一个外国人在Skype上谈论社会运动而被指控,也是挺荒唐的。”

新加坡的法律要求外国演讲者在参与某些活动时得到警方允许。

范国瀚表示他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在合理范围内”,但预计到了自己将会被指控,“因为新加坡政府对集会和言论自由的容忍度极低”。

范国瀚是新加坡公民,曾任移徙经济人道组织(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 Economics)执行主任,该组织为这个城市国家的外国工作者提供帮助。

除了去年11月和黄之锋一同做过有关社会运动的谈话,范国瀚还在今年6月组织了新加坡地铁上的“静默抗议”。本次集会标志了“光谱行动”30周年,该抓捕行动以马克思主义阴谋为由指控并逮捕群众,他们称自己经历了严酷的审问。

警方称,在6月的抗议活动中,范国瀚在地铁车厢内张贴了两张纸,上面写着“马克思主义阴谋?”、“无审判不监禁”以及“为光谱行动幸存者寻求正义”,他为此被指控破坏公物。

6月,在被指控贩毒的马来西亚男子普拉巴嘉兰(Prabagaran Srivijayan)行刑前,他也曾在樟宜监狱(Changi Prison)门前组织了一场集会。

由黄之锋联合创立的政党香港众志(Demosisto)对范国瀚被指控表示“惋惜并深感悲痛”。

黄之锋“坚信民间团体之间对社会运动的交流是无比重要的,尤其是在东亚”,该政党表示。“他表示香港民间团体会坚定地与范国瀚站在一起,并对他的勇敢表示感谢。”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Jowii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