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亚太

40年来,他们一直在等待被朝鲜绑架的亲人归来

东京——他们的故事讲述了常态被打断的经历,令人揪心:一对年轻情侣在海滩上约会时被抓走;一个单身母亲在下班后去接咿呀学步的孩子的路上被掳走;一个少年练完羽毛球后再也没能回到家。

据日本政府称,至少有17名日本公民40年前被朝鲜政府掳走,几乎没有给他们的家人留下任何信息。朝鲜只承认自己的特工在七、八十年代绑架了13名日本人,其中5人在2002年被送回。朝鲜称,其他人早已去世。

  • 查看大图 本间胜提供的家人照片。

    Jeremie Souteyra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本间胜提供的家人照片。

  • 查看大图 一些被绑架人员的亲属从前朝鲜间谍金贤姬那里得到了希望。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些被绑架人员的亲属从前朝鲜间谍金贤姬那里得到了希望。

  • 查看大图 1987年,嘴巴被用胶布封住的金贤姬抵达韩国首尔。她曾参与把一枚炸弹安放在大韩航空的一架飞机上。

    Kim Chon-kil/Associated Press

    1987年,嘴巴被用胶布封住的金贤姬抵达韩国首尔。她曾参与把一枚炸弹安放在大韩航空的一架飞机上。

  • 查看大图 被绑架的横田惠的弟弟横田拓也。他每两周用短波广播向朝鲜广播一条消息。

    Jeremie Souteyra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被绑架的横田惠的弟弟横田拓也。他每两周用短波广播向朝鲜广播一条消息。

  • 查看大图 被绑架者横田惠的弟弟横田拓也拿着受害者照片。朝鲜承认绑架了她,并称她已经去世了。

    Jeremie Souteyra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被绑架者横田惠的弟弟横田拓也拿着受害者照片。朝鲜承认绑架了她,并称她已经去世了。

  • 查看大图 被绑架时只有13岁的横田慧的两个双胞胎弟弟。

    Jeremie Souteyra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被绑架时只有13岁的横田慧的两个双胞胎弟弟。

日本政府坚持认为并非如此。对朝鲜总体上态度强硬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多次要求朝鲜送回剩下的被绑架人员。

现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也计划推动此事。在周日开始访问日本期间,他接见了其中几个受影响的家庭,其中包括在1977年被朝鲜绑架的横田惠(Megumi Yokota)的父母。被绑架时,横田惠只有13岁。

在日本,这些令人悲痛的失踪事件在情感上扣人心弦的程度,超过了对遭受弹道导弹攻击的恐惧,引发的共鸣与越战期间美国战俘的命运类似。对受害者家人的采访频频出现在日本媒体上,“救出被北朝鲜绑架日本人全国协议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Rescue of Japanese Kidnapped by North Korea)一年能筹集数十万美元的资金。

“被绑架人员问题牵动着民众的心弦,没有其他问题能与之相比,”日本问题专家、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研究中心(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主任理查德·塞缪尔斯(Richard Samuels)说。“因为它涉及无辜民众。”

不同于其他在去朝鲜后沦为牺牲品的人,被绑架的日本公民都是从他们的家乡被带去朝鲜培训间谍的。多年来,他们的家人一直想知道他们是否逃走了,或被杀害了。

现在,随着家人年岁渐长,他们迫切想看到亲人归来。

“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73岁的本间胜(Masaru Honma)说。“时间有限。”他是39年前被绑架的酒吧服务员、离异母亲田口八重子(Yaeko Taguchi)四个仍在世的兄弟姐妹中的一个。

本间胜说,他和家人都认为,现在已经62岁了的田口八重子在朝鲜还活着。他们偶尔会从脱北者那里得到一些只言片语,但他们的信心主要来自一名女子的话:前朝鲜间谍金贤姬(Kim Hyon-hui)说,田口八重子辅导过她的日语和日本文化,这样她才能在国外冒充日本人。

在几十年后的2010年来到日本时,金贤姬见到了本间胜和田口八重子的另一个兄弟以及她的儿子。在那次日本之行期间拍摄的一张照片的背面,金贤姬用略显生硬的日语潦草地写了一句神秘的话:“肯定欢迎回家。”

在首尔接受采访时,金贤姬说,她是想给田口八重子的家人一线希望,并让他们知道,她相信失踪的田口八重子终有一天会回到家。

金贤姬是一名被判有罪的恐怖分子,曾在1987年参与在大韩航空(Korean Air Lines)的一架航班上安放一枚炸弹,造成115人死亡。在韩国,她被总统特赦,之后一直被用来进行宣传,并提供有关朝鲜的信息。

她说,在80年代,她和田口八重子一起在平壤南部的东北里(Tongbuk-ri)生活了近两年。她还说自己见过被绑架时只有13岁的姑娘横田惠一次,并且横田惠也辅导过另一名朝鲜间谍。

金贤姬说,这两个人她都30多年没见了;但对于她们的家人来说,这并不重要。

“金贤姬说田口八重子肯定还活着,”本间胜说。“尽管她最后一次见田口八重子是很久以前了,但她的话让我们觉得她在朝鲜还活着。”

最近在首尔接受采访时,金贤姬描述了田口八重子从1981年7月到1983年3月在餐桌礼仪、化妆和手势方面对她进行文化辅导的情形。金贤姬从她在韩国没有公开地址的家中来首尔时,由五名特工陪同。

朝鲜当局称,田口八重子在1986年的一场车祸中去世。但金贤姬说,她和一名司机聊过,对方说在那一年后还见过田口八重子。

“我依然相信他们还活着。”金贤姬说起八重子和其他日本被绑架人员,“听命于朝鲜官方的顺从者都能得到日常必需品,被当做在朝鲜生活的外国人对待。”

2002年,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在前往平壤参加一场峰会之后,朝鲜政府释放了五名被绑架人员。朝鲜也提供了他们承认于1970年代和1980年代期间绑架的8名日本人的死亡证明,以及两份骨灰。

但他们的家人认为死亡证明是伪造的,而DNA测试证明了骨灰并非来自他们的亲人。日本政府没有正式承认他们的死亡。

“我觉得他们不会轻易杀死像我姐姐或者田口八重子这样宝贵的外交筹码。”横田惠的弟弟,现年49岁的横田拓也(Takuya Yokota)说。

13岁的横田惠在新潟海岸消失那年,横田拓也和他的双胞胎兄弟只有9岁。横田拓也仍然记得,那天她练完羽毛球后没有回家,黄昏时分,兄弟俩帮着母亲到处找她。

2010年,横田拓也同金贤姬见了一面,“她被韩国情报人员和警方包围着,能说的不多,”横田拓也说。“但她确实告诉我妈妈,‘她很好,你不要担心’。”然而朝鲜坚称横田惠已于1994年自杀身亡。

当被问及她何以知道田口八重子和横田惠依然活着时,金贤姬含糊其辞。

她说,她们可能是在同间谍一起工作期间获得了机密信息,因此朝鲜有理由宣称她们已经死亡。

但她说,“我不认为她们死了,因为朝鲜给出的死因不合理。”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7年11月3日。

Makiko Inoue自东京、Su-hyun Lee自首尔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石乔宇、陈亦亭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