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亚太

特朗普指中国系美阿片类药物泛滥罪魁

周五,美国禁毒署驻北京办事处首席联络官贺豪仲(左)在北京同中国禁毒官员魏晓军(中)会面。

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周五,美国禁毒署驻北京办事处首席联络官贺豪仲(左)在北京同中国禁毒官员魏晓军(中)会面。

在特朗普总统下周(本文英文版发表于11月3日——编注)访华时,他施压对毒品进行更严格管控的誓言,可能会遭到一个不愿对其在美国阿片类药物问题中所扮演角色承担全部责任的政府的反对。

在上周宣布阿片类药物是一个急需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时,特朗普说他会在周三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把中国制造的“廉价、致命性的芬太尼泛滥”作为头等大事提出来。

但周五,中国官员魏晓军对中国是罪魁祸首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依照现在中美双方交流交换的情报信息,证据还不足以说明大部分芬太尼物质或其他新精神活性物质来自中国,”中国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魏晓军说。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中方不排斥也不否认”,美国国内出现滥用的部分新活性精神物质,尤其是效力非常强大的人工合成类阿片药物芬太尼来自中国的“事实”。

特朗普直指中国是这类毒品的主要来源地,称其“不是运送至美国,就是被毒贩从南部边境偷运进来”。去年,美国大约6.4万人死于服药过量

美国国会的一个委员会也对中国发出抨击。

“中国是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的主要芬太尼供应地,” 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2月的一份报告中援引执法和毒品调查人员的话写道。

该报告称,中国当局“对管控这种药物的生产和出口不太重视”。

分析人士称,中国监管不力的化工行业助长了芬太尼贸易的繁荣。

在美国的压力下,北京已下令禁止制造和销售23种芬太尼,包括今年被禁的四种。美国禁毒署(American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的一名发言人在2月称,这“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

中国还记得自己在19世纪被鸦片瘾摧残的经历——那是鸦片战争爆发的因素之一——在国内对致幻毒品态度严厉。中国官方自称正在大力打击芬太尼出口商,但表示这是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制药商很容易对产品进行改装,以避免被查到。

魏晓军还对美国司法部上月公开宣布起诉两名“中国毒贩”提出批评,并称该案是“中美缉毒执法合作案件”。

上周,美国司法部强调,起诉生活在中国的严晓兵(音)和张建(音)表明美国正在让打击阿片类药物的行动全球化。

魏晓军表示这可能会对调查带来影响,称“关于美方单方面通过新闻发布会,宣布追捕两名中国籍毒品犯罪嫌疑人之事,我不能不表示遗憾”。

中国和美国没有签订引渡条约。魏晓军说,是否引渡这两名男子的决定取决于美方能够提供,或中方能够发现的证据。

魏晓军说,中国国内不存在芬太尼滥用的问题,但即便如此,中国当局仍针对美国境内的危机做出有力的回应,下令禁止的芬太尼类物质超出了美国药品机构列管的数量。

他强调,“中国政府充分考虑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关切,不断采取立法措施、行政措施”,以管控非法药物的流通。

“一旦中国管控一种物质,在拯救美国国内的生命方面将产生巨大影响,”美国禁毒署驻北京办事处首席联络官贺豪仲(Lance Ho)在发布会上说。

黄瑞黎(Sui-Lee Wee)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