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亚太

朝鲜人在纽约:从“活地狱”到“梦想之地”

周一,来自朝鲜惠山的李成民在哥伦比亚大学。

Caitlin Och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周一,来自朝鲜惠山的李成民在哥伦比亚大学。

在纽约,搭地铁就能体验到遥远国家的文化,但在这里与朝鲜人打交道的机会却不多。

国务院的统计显示,自2001年以来,只有20名朝鲜难民重新安置在纽约,其中有些人可能现在还去了其他地方。

在这座城市里,出生于朝鲜的大学生寥寥无几,24岁朴又敏(Yeonmin Park,音)和30岁的李成民(Seongmin Lee,音)是其中两个。他们于2015年来到这里,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两人都来自朝鲜城市惠山,在那里他们并不认识,而且两人是在非常不同的情况下离开那里的。

2007年,朴又敏13岁的时候跟着母亲叛逃了。她将朝鲜描述为“活地狱”,她逃走是因为家人吃不饱肚子。

李成民原本并不想离开朝鲜。他说,他在一个政府单位当管事的,过着舒适的生活,还在中国边境走私犬只、香烟和汽车零部件赚外快。但是在2009年,他叛逃到了韩国,他说是因为当局发现他计划将母亲送到那里。

他们从世界上最为专制的政府之一到了纽约,不久前我们和这两个学生谈到了这个过渡。

纽约的生活有什么让你惊讶的地方?

朴:城市的多样化。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看过美国人的图片,大鼻子,蓝眼睛,看起来真的是邪恶的怪物。”朴小姐说,“我以为他们都是一个种族。但是当我来到纽约,人们看起来都很不一样,他们是纽约人,他们是美国人。真的很让我感动,这是一个我们都能平安生活的梦想之地。”

李先生:自由女神像。

“我在朝鲜时,看过很多反美宣传纪录片,我对自由女神像,那个拿着火炬的女性,以及朝鲜对它的谴责,都有很深刻印象。”他说。“直到最近,我在完全不同的背景下看到它。现在,知道了这么多人移民、来到美国寻找自由的历史,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美国人对朝鲜的生活应该了解些什么?

朴小姐回忆起她是如何被“洗脑”的,她相信统治朝鲜三代人的金家可以看出她的想法,觉得他们很强大,就是神。至于她的邻居,她说,你永远无法确定他们相信些什么。

“你看过电影《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吗?”她问。“就像那样。没有人告诉你真相,你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李先生说,也不是每个人都受政府的控制。

“还有像我这样有创业意识的人,也有不全信政府宣传的人。”他说。“朝鲜现在正在发生社会变革,但这些变化还不够大,不足以推翻这个制度。”

朝鲜的局势如何改善?

朴小姐坚信,如果要改变,就需要对中国施加压力。

“没有中国,就没有朝鲜。就不会有金家,”她说。

李先生认为从根本上改变是可能的。

“朝鲜的真正武器是把人民隔绝起来。国际社会需要找到与朝鲜人民接触的办法。”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