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亚太

Facebook成越南异见人士反抗专制的论坛

人权活动人士阮英俊表示,2011年他被警方审讯时,没有人可以求助。但现在有了Facebook上的支持者,“我再也不感到孤单了”,他说。

Quinn Ryan Mattingl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人权活动人士阮英俊表示,2011年他被警方审讯时,没有人可以求助。但现在有了Facebook上的支持者,“我再也不感到孤单了”,他说。

越南河内——一位著名的博主、环保活动人士上周在越南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被判十年监禁,指控包括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反政府宣传。

自去年10月被捕以来,阮玉如琼(Nguyen Ngoc Nhu Quynh)——更为人熟知的是网名Mother Mushroom(蘑菇妈妈)——就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出席其庭审的人也被严格控制。

  • 查看大图 范明黄(左)为网站上看到活动人士阮志宣(Nguyen Chi Tuyen,右)被五名男子狠狠殴打的照片感到震惊,这促使他在政治上更加直言不讳。

    Quinn Ryan Mattingl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范明黄(左)为网站上看到活动人士阮志宣(Nguyen Chi Tuyen,右)被五名男子狠狠殴打的照片感到震惊,这促使他在政治上更加直言不讳。

  • 查看大图 以网名“蘑菇妈妈”为人所知的越南博客作者阮玉如琼上周四在法院受审。一名律师将她的最后陈词发布到了Facebook。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以网名“蘑菇妈妈”为人所知的越南博客作者阮玉如琼上周四在法院受审。一名律师将她的最后陈词发布到了Facebook。

但上周四判决书下发不到一个小时,阮玉如琼的一名律师就总结了他的辩词,并将阮玉如琼在审判中的最终陈词发到了他有6.1万粉丝的Facebook主页上。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仗义执言和抗争,战胜自己的恐惧,建设一个更好的国家,”据这名律师透露,阮玉如琼在法庭上这样讲道。这份声明被转发了数千次。

在专制的越南,网络实质上已经变成这个国家数量渐涨的异见者发声的论坛。Facebook上的连接尤其激发起反对政府政策的声音;在去年抗议政府处理一起环境灾难的大规模抗议行动中,这些连接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现在,政府开始收紧对互联网的控制,逮捕和威胁博主,向Facebook和YouTube施压,要求它们对网站的内容进行审查。

“Facebook被用作组织工具、自我出版平台,以及人们遭拘押和释放时的监测手段,”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分部的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说。

Facebook被用来“连接原本不会产生关联的社群”,他说。

27岁的亲民主活动人士阮英俊(Nguyen Anh Tuan)表示,是通过社交媒体连接起来的日渐增多的异见者鼓舞了他。

他说自己第一次被警方审讯是在2011年,当时他觉得十分孤单。他的父母和朋友都不赞成他从事政治写作,他所认识的能寻求帮助的人也非常少。

阮英俊现在依然会遭到警察的骚扰,他的护照已经被没收。但最近一次被传唤去接受质询时,他把传唤文件的复印件发到了Facebook上,同时还发布了一张有讽刺意味的纸条,要求警方为他被拘期间的损失做出补偿。

这张纸条在网上传播开来,其他人也纷纷效仿,在Facebook上发布自己收到的警方传唤证明并要求补偿。“在开展运动方面,我再也不感到孤单了,”他说。

越南的Facebook用户——目前已达到4500万人,几乎占越南人口的一半——利用这个网站组织探监和在警局外为被拘者做守夜祈祷的活动,还为政治犯募捐。异见者越来越多地将很容易被政府屏蔽的政治和个人博客转移到Facebook上,后者使用面太广,几乎无法完全屏蔽。

阮英俊协助运营着一个给良心犯的家属提供支持的基金,资助对象就包括阮玉如琼的母亲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他表示,这些支持目前大多来自越南国内人士从个人银行账户捐赠的资金,政府可以追踪得到这些信息。他说,在过去,海外越南社区是大多数异议的推动者,提供了大多数资金。

“他们很清楚这些捐赠更可以被政府查到,但他们还是勇敢地这么做了,”他在谈及该基金在越南国内的捐赠者时讲道。

政府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也在以新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威。据人权观察组织统计,越南有100多名博主和活动人士遭到逮捕,阮玉如琼只是其中之一。另一位知名博主范明黄(Pham Minh Hoang,音)上周被剥夺了公民身份,遣返回他同时持有公民身份的法国。

据越南《青年报》(Tuoi Tre)报道,在有可能发生抗议行动时,政府会策略性地减少对Facebook的访问,今年早些时候越南政府曾要求Facebook和YouTube帮助它消除假账号和反政府材料等其他“有害”内容,称它已经确认有多达8000条YouTube视频符合这种描述。政府还警告越南企业,它们的广告一定不能出现在此类内容旁边。

Facebook表示,公司的政策是遵守当地法律,不过迄今为止,没有迹象表明它曾删除网站在越南的内容。

在上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人权观察组织详细描述了该机构所说的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即越来越多的博主和活动人士在街头遭到人称“con do”的暴徒殴打。从2015年1月至4月,该机构追踪到36起这样的袭击事件,但警方只调查了其中一起。

这份报告部分依据活动人士自己拍摄的显示伤情的照片和视频,它们一般是用智能手机,在晃动的情况下拍摄,然后很快发到网上。

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的越南问题专家乔纳森·伦敦(Jonathan London)表示,尽管出现了最近的打压行动,但互联网在短时间内实现的转变依然“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和充满希望”。

“一个15至20年前手机使用率还属于全世界最低的国家,能如此迅速地进入一个所有人都可以24小时获取新闻、不间断收到社会与政治批评的时代”,这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他说。

Chau Doan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