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體
移动应用 • Apps | 订阅新闻电邮

亚太

南海历史性裁决,中国全面败诉

一名中国海岸警卫队的队员命令一艘船离开斯卡伯勒浅滩区域。

Sergey Ponomare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名中国海岸警卫队的队员命令一艘船离开斯卡伯勒浅滩区域。

北京——一个海牙国际法庭在周二严词谴责了中国在南海的行为,包括建造人工岛屿,并裁定中国对南海大片水域提出的主权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由菲律宾提起的这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诉讼,被认为是中国在崛起为全球性大国并与美国竞争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它可能会迫使北京重新考虑自己在该地区的强硬策略,否则便可能被贴上违反国际法的标签。这是中国政府首次被国际司法系统传唤。

  • 查看大图 中国在南海美济礁填海造岛。中国开展了大规模的挖沙作业,把海礁变成了带有军用飞机跑道的人工岛。

    Pool photo by Ritchie B. Tongo

    中国在南海美济礁填海造岛。中国开展了大规模的挖沙作业,把海礁变成了带有军用飞机跑道的人工岛。

该仲裁庭在其最重要的裁决中驳回了中国的观点,即自己享有对南海大部分水域的历史性权利。这可能会让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台湾和越南的政府在各自与中国的海事争端中拥有更多砝码。

法院还称中国违反了国际法,因为它给海洋环境造成了“不可恢复的破坏”,危及菲律宾船只,并且妨碍了菲律宾的捕鱼和石油开采。

“这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我们在每一个重要的点上都赢了,”此案中担任菲律宾首席律师的保罗·S·莱克勒(Paul S. Reichler)说。

尽管裁决具有法律效力,但并没有执行它的机制。并且周二当天,一直拒绝参与仲裁诉讼的中国重申不会遵守该裁决。

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报道称,在会见欧洲领导人并发表讲话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态度强硬,重申南海的主权“自古”就属于中国。他的言论与中国外交部的声明类似。中国外交部称,该法庭的裁决“是无效的,没有拘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菲律宾外长小佩费克托·雅赛(Perfecto Yasay Jr.)对裁决表示欢迎,称其“具有重要意义”,并呼吁“相关各方保持克制和冷静”。

仲裁庭五名法官及法律专家做出了一致的决定。裁决对菲律宾极其有利,以至一些人担心中国领导层会作何反应。该地区的很多人担心,北京会加快控制南海的行动。南海有至关重要的贸易路线和捕鱼区,可能还蕴藏着石油和矿产。

“习近平在这件事情上颜面尽失,中国很难无动于衷,”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亚洲事务高级顾问葛来仪(Bonnie S. Glaser)说。“我预计中国会做出非常强硬的反应,因为中国几乎在每一个点上都输了。基本上什么都没赢。”

菲律宾是在2013年提起诉讼的。在那之前,中国夺取了一块双方均称拥有主权的礁石。有人猜测,作为对裁决的回应,北京可能会在名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译注)的那块礁石上修建一座人工岛。此举可能会引发它与菲律宾及其条约盟友美国之间的冲突。

摆在仲裁小组面前的主要问题是中国对“九段线”以内水域提出的主张的合法性。该区域在中国官方的地图上均有标注,覆盖了南海最多达90%的水域,面积与墨西哥相当。菲律宾要求法庭裁定中国的主张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中国和菲律宾均签署了该条约。

在裁决中,法庭称中国之前对该海域享有的历史性权利已经随着上述公约的生效而“归于消灭”。该公约确立了根据与海岸线之间的距离,在全世界的海洋中划分控制区的规则。仲裁小组还表示,尽管中国过去利用了该海域的岛屿,但它对该水域并不拥有排他性的控制权。

仲裁小组还判定,南海几处有争议的岩石和岛礁面积太小,不足以让中国对其周边水域的经济活动拥有控制权。因此,法庭裁定,中国在菲律宾海域从事了非法活动,其中一些活动导致争端恶化。

法庭援引中国在环状珊瑚岛美济礁(Mischief Reef)上建造大型人工岛作为例子。中国在该岛上修建了军用简易机场、海军船只泊位和运动场,但法庭裁定该岛位于菲律宾水域内。

法官还表示中国“对珊瑚礁环境造成了严重损害”,且未阻止渔民“大量”捕捞濒危海龟及其他物种的行为,因而违反了国际法。

越南迅速发表声明,支持法庭的裁定。这是地区内对此事做出的早期反应。越南与中国同为共产党统治的国家,但两国之间存在严重的领土纠纷,包括石油开采权方面的争议。

中国称此案中的法庭没有管辖权。中国称,因为该海域的岛礁主权存在争议,法院无权就周边水域涉及的相互矛盾的主张做出裁决。《海洋法公约》只适用于海事争端,不涉及陆地纠纷。

上周在华盛顿发表讲话时,中国前高层官员戴秉国态度强硬,称裁决不过是一张“废纸",并表示即便面临美国的航空母舰舰队,中国也不会放弃在南海的活动。

但鉴于涉及极大的地缘政治利害关系,戴秉国也建议要保持克制,称南海的局势“必须逐步冷却下来”。

中国预计不会拆除已建成的人工岛或从岛上撤离。分析人士称,这使得法律主张具有重要意义。

“在某种程度上,法庭解决不了南海问题,但会极大地影响将来的谈判,”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法学讲师马库斯·格林(Markus Gehring)说。“法庭的裁决将把球门挪向菲律宾和较小的国家。

在马尼拉,前菲律宾外交部长阿尔伯特·F·德尔罗萨里奥(Albert F. del Rosario)表示,长久解决南海争端的道路现在被打通了。正是德尔罗萨里奥提起了此案。在那之前,菲律宾与中国谈判多年,但均以失败告终。

“裁定为未来包括中国在内的各方谈判与合作提供了依据,”他说。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Jane Perlez @JanePerlez

Yufan Huang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Marlise Simons自巴黎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点击下载iOS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iOS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P 点击下载Android APK 扫描二维码下载Android APK